最近整理家裡做大掃除  也整理了CD和一些老舊的卡帶
也整理了回憶

蔡藍欽...一個大家還來不及認識的歌手

蔡藍欽-這個世界 

流行音樂有些歌曲雖紅極一時,卻很快地在人們的記憶中消逝無蹤;而有些歌曲歷經歲月,仍顯現其豐沛的生命力。蔡藍欽的音樂【這個世界】專輯,便是屬於後者,一張充滿生命力的專輯。在那個CD還不盛行的年代,他以未經修飾的嗓音,在80年代後期呼應著當年所標榜的誠實與自省態度;另一方面,吉他的大量使用,亦揭示專輯民謠的基調與音樂走向。【這個世界】專輯中12首歌的內容包括蔡藍欽對制式教育的不滿與反諷、對人生的思考與徬徨,也有青春少男的愛戀心情…而這些正是他曾走過的青春。 長期以來僵化的教育以及考試制度,壓制與拴綁著好幾個世代的年輕學子,也造就了一大群生為考試的機器許多人從小到大為這單一的目標存活著,也痛苦著。過了這麼多年,聯考制度雖然已經廢除,但那屬於青春的懵懂和對未知遠方的茫然卻依舊存在。

專輯裡大家最為熟悉的應該就是"這個世界",溫和的口吻唱出對這個或許不是那麼美好世界的期待。
還記得以前我習慣在教師節當天一定播一首蔡藍欽"老師的話",然而面對人生轉彎處的我,突然想起了由他弟弟蔡淳詞曲創作、同樣收錄在這張專輯裡面的一首歌曲--出發

這 個 世 界 (1964-1987)  蔡藍欽 紀念專輯
歌曲:出發

在一張張臉譜匯合成的汪洋中
我是在一旁頑皮飛舞的精靈
本以為可以完全不受牽絆
在這臨走的一刻卻如此捨不得
也許這般不經意地注意著
早已溶入生活中難以割捨
無論如何已答應自己非走不可
平靜的心上何必再沾染什麼顏色

也許不過是換了一片汪洋
前方仍然有一樣的風浪
雖然心中有淡淡的失望
但我仍要再次揹起我的行囊

在一張張臉譜匯合成的汪洋中
我就要啟航
....航向遠方
....未知的遠方

 

經典的價值就該是不因時間而磨滅。
卡帶由當年的飛碟唱片所發行,後來華納唱片重新復刻發行了CD,將華納唱片蔡藍欽紀念專輯的文案複製了下來,希望讓更多人認識他。


--------------------------------------------------------------------------------

蔡藍欽-這個世界CD.jpg


他的人
--在沈默之前 為生命作永遠的追逐。
                  「謎」

 ▆22歲的句點

這個世上,也許沒有人真正了解過蔡藍欽。不同的年代裡,不同類屬的人們選擇喜愛或習慣的方式接近他不同面相的生活,游走於他遼闊的舞台。雖然彼此交換著台上的光和熱,卻大多與光影和溫度下的真實面貌失之交臂:環圍舞台四周的,仍是永恆而沈定的黑暗與靜默。

蔡藍欽,國語通俗歌曲界一個乍起而猝逝的名字,在狹小而豐饒的的土地上,無數相似而實各獨立的22歲青年中的一個。不同於許多走在西門町街頭,仰或恆春海濱的各色中國青年,22歲是他們一生錦繡文章中的某一逗點,蔡藍欽的這一年,卻是絕對的驚嘆、絕對的疑問,凝聚了驚險與幸運、大悲與至喜,而終歸結成一個慘白的句點。

讓我們回到故事的源頭。當剛滿五歲的蔡藍欽,被期滿寄望的母親,帶去坐在比他龐大許多的鋼琴前面時,這個小孩無論如何,仍是眾多台灣家庭中典型受呵護、期待的例子之一。要到八個月後,他彈完別人學上一、二的上下兩冊拜爾教本,滿一年便登台表演,大家才注意到他的不凡處。而這不過是他斑斕生命力的開始。

▆宿命的遠因

作為一隻O 型的天蠍,蔡藍欽繼承了種種鮮明的特質:固執、熱情而神秘。正如要維持小學六年班長的功勳,為了掙得老師口中「德智體群美」五育並進的代表,小小年紀的他,的確過早承受了成人社會的爭勝與好強。功課出色的小孩很多,才華洋溢的也不少,但要成功維繫住「執兩用中」的奧妙兩者皆出人頭地的便不容易了。蔡藍欽他兩頭都要燃燒,面面都要光耀,從來不讓父母擔心,也從不叫師長失望;他把問題全留給自己。

「戰勝自己!」這念頭在心中永無休止地侵擾著他、激盪著他。是這不肯服輸、恣意大膽的個性,使他在14歲初學單車時,整整一下午沒命地在台大運動場上繞圈,直至被同學抬回家門,兩條腿腫到半月才消;是這個性,使他小學六年級在作伏地挺身時,不比別人強健的身體卻一定撐到最後一個,讓老師不忍在吹哨下去,也就不奇怪他會在剛剛學會游泳,便縱身躍入成人最深的一頭,載浮載沉地自己上路。當我們檢視這些不算神奇、卻令人詫異的事實,才愕然發現:在他一往直前的執著中,早埋下了悲劇宿命的遠因。

▆完美的陰影

他愛運動,卻有個不為人知的心結媽媽知道:「從小學四年級起,比他小一歲的弟弟,在身高開始趕過他了。」他開始跑、跳,嫺習於各式球類,卻在青春期的末期頹然看清:那五、六公分無法企及的差距。這件事顯然對他的打擊很大因為在相儒以沫的童年裡,他向來是弟弟眼中的神;他在外面的世界追亡逐北,卻也不懈怠地將自己務求完美的癖性,發之為對手足的督促。

現在就讀於淡江大學的弟弟蔡淳回憶道:「從小我的壓力就很大,他是那麼強、那麼出眾。每次沒拿好成績回家,我不怕爸爸媽媽,只怕他的眼神。這情況直到上大學後才好些,也許,他想我也就是這樣子了」講到這裡,蔡淳的眼裡還有一絲熟悉的痛。

考上台大,顯然是個重要的轉折。不但對弟弟的嚴厲減弱,連對自己也變得柔和。蔡藍欽跨進羅斯福路上最高的學府的低矮門牆,表面是完成了資優學生的又一程挑戰,但他卻偶然地向至友招供:「從小,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完美….但現在,我開始失去信心。」是什麼點燃他的焦慮?是上了大學,看見開闊的世界、再卓絕的豪傑?還是在愈加受苦的身軀裡,意識到自己早衰的生命,已經不能負荷過多的雄心?

▆沈潛的瓶頸

大學更寬敞的時空,開始他自由而特異生活。他很少上課,不鬧戀愛,寧靜地待在喜歡的樂團。令人驚奇地,他不愛唱歌;更正確點說,變聲期後沒人知道他會唱歌。他只是別人眼中的鍵盤好手罷了。不只音樂上,他幾乎是整個地不出鋒頭了,變得謙虛而自抑,像一般功課中等而保守的大學生。他經常微笑婉拒不少校園的活動,卻狂熱地愛上跳舞--一個有運動、也有節奏的儀式;興奮而靦腆地學習每一種舞步,擔任一個殷勤盡責的DJ。也曾想要「拼一拼,把功課拉回前幾名」,但似乎校外的唱片行、音響店、演唱會,甚或待在家裡,研究DX-7(電子合成器) 電與聲波的交互作用,都來得有吸引力的多。

這時,他似乎面臨認知的瓶頸。高中時一度想唸航空工程,大一也曾打算轉電機,記憶中他除了向家裡堅定表明:「我不作醫生!」外,他忽然察覺自己在否定之後,迷惑了方向。以他聰明才智,要應付一般功課是綽綽有餘的,但在這火一般的年紀,烈烈的青春又要投向何處?「算了,以後隱居起來吧。」一次他這樣低調地抱怨。

▆生命的豪賭

生體卻不容他多作選擇。民國75年5月,他連大一都撐不下去了,辦理了他絕不情願的休學。這個「退卻」被以後的他視為恥辱,卻無疑使他度過了一段--可能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當為了不遭勒令入伍,必須選擇另一間學校暫棲時家人全希望他就近考入台北工專就讀,他淡淡的回答:「何必佔人家名額?」這次他認定了最冷門的屏東農專的畜牧系。丙組的書本以一個月輕鬆讀過,仍然一路過關斬將,到了國文科考試,他索性放棄作文,最後依然是第一名錄取。既然不為唸書而去,這農專的一學期成了南方的夢境,本來應該靜養,卻被他用來貪婪地享受陽光、友情與音樂。這大半年,他幾乎是與台北隔絕了。

再回台大,無人了解他的病情,他也不願提起這段過去,只是開始延續南方練就的自立:打工、家教,甚至背著家人去發傳單。對於一個家中原版唱片價值十餘萬的孩子,這一切當然都非經濟上的必須,而是意志上的決定了。校園的朋友照舊看他笑容可掬,一襲輕裝便衫,熱情招呼而步履疾促。人人從他這兒得到輕鬆與暢快,雖然他不多話,也不讓你走近最後的欄柵,「他的確是一個令人愉悅的朋友,而且容易對人讚嘆。」朋友這樣募著。

但是,他的確累壞了。在家裡完全地倦怠,不能吃冰、多食稀飯,和夜以作日的顛倒散亂。蔡藍欽真的在與造物主作一場豪賭,但從來沒有人看出。

▆最後的衝刺

我們說「英才早逝」,嘆息的是人物的精彩、死期之早至;對蔡藍欽而言,何其不幸應上這原本無端的相剋,卻又何其幸運能離去得沒有漢恨,作完他能力所及的最後一件大事:灌唱片。

當「飛碟唱片」首次傳達出這訊息時,他的第一個反應是:「不!」不要曝光、不要出名、不要壓力。怎麼能在好不容易平靜下來後,走上這一條路?除了弟弟和至友,在整個獨自掙扎的長考中,連父母都不知情。從小他愛嘗試創新,為了證明自己不是沒多樣的能力,現在面臨這成人世界的第一個試煉,他卻嚴重地恐怯了。最終,他在「留一個紀念,證明對音樂的愛戀」的念頭下安撫,言明「不上電視、寒假錄音、暑假出片」的三點原則,開始他生命驛站中最後的衝刺。

很難想像他胸臆中蘊積的文采和音符,二個月內一首首的作品以驚人的速度與面貌產出,是冥冥中的諭示,還是多年浸煉的果實?他沒有日記的習慣,也不愛寫信,留下的這些歌詞,徒讓人目光一亮轉瞬已成為他對人世最後的意見。又好像他平日低沈的嗓音,唱起歌來清越悠揚,又是多少人從來不知道的。為什麼這些都像寶藏,而一切正要出發,他突然離開這世界,留在通往成熟與純每的起點。

▆永恆的炫目

「Forever Young」是他鍾愛的的一首歌,裡面有一段寫道:

    有些如水,有些似熱
    有些是旋律,有些是節拍
    或早或晚,一切終將遠去
    為什麼他們不能--保持年輕?
    毫無名目地長大是難受的
    我不願枯萎下去,似一朵凋謝的玫瑰
    青春像陽光的鑽石
    而鑽石是永恆的

他成功了。不僅僅是因為他這積極剛健的22年中在「人」的角色上沒有失敗;也不只是因為他終於勇敢地選擇了「音樂」--他最初與最後的愛戀--作為一次生命實踐的形式;而無寧更因他畢竟在令人眩目的正午,吐完最後的芬芳。也許,他終究是不能忍受那遲暮的來到。

一把吉他,一排琴鍵,一聲口哨。我們想問:藍欽,在另一個世界、另一片汪洋,另一處沒有假象沒有憂傷的地方,你可安好?


他的歌
--我們的世界 並不是你說的那麼壞。
                 「這個世界」

如同「不再想起」歌詞中,最後一段所說:「也許在即將消失的年輕裡,我只有幻想,沒有回憶。蔡藍欽在這張個人專輯中,強烈流露出他對生活的敏銳寫照,和企圖註解過去的野心。細審他留下的作品,我們清楚看到:他不甘自限於通稱的所謂「校園歌手」,而努力達成「作者歌手」的痕跡。在他明朗清晰的詞意中,同時面對了「幻想」、「回憶」與「年輕」,處理了一個當代台灣學生稍嫌青澀,卻純淨真誠的心靈世界。

從流行、民謠到爵士,蔡藍欽來者不拒的樂型接觸,和自小及長不間斷的樂器訓練,是他比一般校園歌手開闊及精細的重要處。他的曲風,絕對不是「清新」、「純樸」這樣簡單的字眼,可以一筆帶過;如同畫家對遠近比例的敏感,蔡藍欽對旋律、節奏近乎直覺的敏感,也有過人的天賦,曲式與小節的安排雖不驚人,卻極端正確,甚且常能峰迴路轉、出人意表。

就像「老師的話」裡,尖銳的體罰、惡補與升學主義問題,以第一人稱的反諷姿態出現,控訴的氣息反而更深入人心;又像「同樣的路」節奏剽悍,從歌詞到唱腔卻透著冷冷自若的疏離;而描述青少年成長的「他的話」,寫盡現代教育與成人價值的陰影,令人不敢逼視卻旋律柔美沈靜。蔡藍欽慣用看似矛盾的筆法,重新拆解樂曲上表象與真實,進而達到藝術上更深沈的餘韻。

當聽者習慣拿 Don McLean Jim Croce, 甚或 Bob Dylan 等民謠大師的音樂,來形容蔡藍欽歌曲中吟遊詩人的氣質,他自己深心偏愛的,卻是像重搖滾樂團「Led Zeppelin」、「Deep Puple」,華麗絢奇的「Queen」和美國加州搖滾代言人「Eagles」的作品。這不僅說明了蔡藍欽的潛質與性情,在音樂上具有多樣發展的可能,也再次見證了他外表柔和和謙遜的生命,藏有怎樣狂飆自許的烈焰。

作為一個作詞、作曲、演唱的新手,蔡藍欽本來足以我們付出更大的希冀,但現在他倉促而平靜地離開塵世,使得開始也成為結束;只有這一張唱片保留了他不盡完美卻彌足珍貴的音樂,紀念一段多情的歲月,一個昂揚的中國少年。

他的事 
--人們細數 你那模糊的榮耀。
              「謎」

民國53年 國曆11月15日生於台北市,長男,O型。
  57年 三歲半即入西門國小附設托兒所。
  58年 五歲生日後,從羅慶洲先生學鋼琴。
  59年 畫作「舞獅」入選第一屆全國兒童美展。
  60年 破例以未足齡考入「台北兒童合唱團」。
     入西門國小就讀,此後六年皆任班長
     屢次代表參加作文、演講、繪畫等比賽,並為西門國小合唱團團員。
  65年 寒假隨「台北兒童合唱團」赴美國、菲律賓訪問四十天。
  66年 入南門國中就讀。
  67年 國二後因功課壓力停學鋼琴,前後共計九年。學會騎單車,視車如命,曾欲單騎環島為父親阻止。
  68年 升上國三,因過度緊張患上十二指腸炎,此後多病。
  69年 與弟弟蔡淳始收集西洋唱片,第一張為「PINK FLOYD」的「THE WALL」。
     聯考前傾三年儲蓄,偷偷買了輛變速跑車。仍以總成績第一名畢業,獲「市長獎」。
     考入建國中學。
  70年 參加校內樂團,任鍵盤手,開始廣泛涉獵西洋音樂,並至校外有樂團駐唱之西餐廳聽歌。
     勤練游泳、跑步,年底全校運動會短跑項目獲第二名。
  72年 聯考前百日加緊衝刺,考上第二志願台大機械系。
  73年 大一下任吉他社熱門組副社長。卒因身體不佳肝、腎均有問題,辦理休學。
     復因兵役徵召,暑假再高分考上屏東農專畜牧科就讀。
     年底全校運動會再獲游泳第二名,短跑第三名。
     課餘並曾下鄉教授鋼琴。
  74年 元月間復學台大,重讀大一下。
  75年 暑假學電子琴二月,在此之前早接觸吉他、電吉他、薩克斯風、電子合成器等多種樂器
     因朋友詹育彰引介,與「飛碟」結識,正式開始創作歌曲
     第一首作品為丁曉雯演唱的「不再想起
     十月間「飛碟」提出錄製個人專輯構想,但未獲同意
     至十一月達成協議後展開籌備,開始創作專輯中大部份之歌曲。
  76年 寒假中進錄音室,農曆年後完成配唱。
     一週後,2月14日凌晨,因休克致心臟麻痹,送台大醫院不治,享年廿二歲又三個月。
     3月8日,舉行火葬儀式。

http://www.tsailanchin.com/  蔡藍欽網站

創作者介紹

志堅MuziKEN@音樂部落

muzik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bel
  • 一開始我以為又來一個盧廣仲,聽了感覺好像不是最近的新歌
    問我媽「妳知道一個叫藍什麼欽的嗎?」她馬上就哼出一段
    說是蔡藍欽,他說她比較喜歡「走出校園的時候(?)」:p
  • 轟炸機
  • 他那首"這個世界"沒想到居然是辭世3年後印入我的音樂記憶裡,現在開始尋線找回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